您好,欢迎访问小木林(厦门)医疗器械进出口有限公司!

国外多样化的托育服务

发布日期:2022-05-16 14:10浏览次数:

4月9日,日本东京,一位父亲带着两个孩子在市内的代代木公园散步。
记者 岳林炜摄

  照护好婴幼儿,让他们健康成长,有利于促进家庭和谐。一些国家依据自身国情,完善相关生育政策,通过各种渠道积极开展多样化托育服务,以满足家庭对婴幼儿照护服务的需求。

  

  西班牙

  公私互补满足托育需求

  本报记者 姜 波

  不久前,居住在西班牙首都马德里的玛依特成为一名新手妈妈。还沉浸在初为人母的喜悦中时,她已经开始为产假结束后孩子的抚育问题做起了打算。马德里市政府最近开放了新一年度公立婴幼儿托育所的申请,玛依特最近一直在忙着准备相关材料。

  西班牙非常重视婴幼儿教育体系建设,目前的婴幼儿教育主要针对从刚出生到6岁的儿童,分为两个阶段,分别是0—3岁的婴幼儿托育和3—6岁的学龄前儿童教育,后者在2000年后基本已成为普及性教育,0—3岁婴幼儿托育的入学率近年来也在不断提升。教育服务的提供者则主要有公立和私立托育所两类,不同地区对其管理各有不同。

  以马德里为例,该市目前共有71家公立托育所,可以为0—3岁的婴幼儿提供约8000个入学名额。公立托育所由当地政府直接监管,教师和托育人员也由政府招聘,免收学费,但名额有限。私立托育所提供收费服务,入园申请和托育时间更为灵活,每天可送托的时间也更长。此外,一些私立托育所还配备了更加丰富的教学、游乐设施,或者开展双语教学等特色教育。

  由于公立托育机构名额有限,为了帮助更多家庭享受到托育服务,政府为一些中低收入家庭提供私立托育所托育补贴。从2019年开始,马德里市政府每年投入330万欧元,凡年收入在一定水平以下的家庭均可申请托育补贴,政府将根据其家庭收入状况发放不同数额的补贴。去年,马德里市政府将可申请补贴的家庭年收入门槛从1.5万欧元提升至2.4万欧元,家庭年收入在2.4万欧元以下均可申请,受补助家庭每月可获得100—350欧元不等的补贴。据估算,2021—2022学年马德里共有1681个家庭将获得这一补贴。

  首都之外的其他地区,托育所的发展模式有所不同。例如在南部的安达卢西亚自治区,政府对公立和私立托育所进行整合,规定无论公立还是私立,每个孩子每月连同伙食费最高收取340欧元,同时家庭可以根据收入水平向政府申请不同额度的补贴。虽然各地具体管理模式略有不同,但目前全国范围内公立与私立托育所入学人数相近,基本各占一半。

  近年来,随着西班牙女性工作比例不断上升,以及社会对婴幼儿早期教育重视程度的增加,该国婴幼儿托育比例大幅增长。据西班牙教育和职业培训部的数据显示,全国0—3岁婴幼儿平均入学率从1990—1991学年的3.3%上升至2020—2021学年的36%。

  “早期婴幼儿教育对其未来智力发育有重要作用,而在这一领域公立和私立托育所各有利弊,如何协调二者关系,使其互相补充发挥良好效能,是解决全社会婴幼儿托育问题的关键。”西班牙儿童非营利性组织专家阿尔瓦罗·费雷尔表示。

  近年来,西班牙政府不断加大对婴幼儿托育服务的重视程度和投入力度,并有意将公立托育资源向低收入人群倾斜。去年底,西班牙政府宣布,将在未来3年内投入6.6亿欧元,新增6.4万个针对0—3岁婴幼儿的公立托育所名额。该国政府表示,在乡村以及城市低收入地区,公立托育体系具有更重要的作用和分量,加大对这些地区的投入将促进社会公平。

 

  阿根廷

  行业协会化解照护难题

  本报记者 毕梦瀛

  来自阿根廷图库曼省圣卢西亚镇的埃雷拉是一名3岁男孩的母亲,家里以种植蓝莓等水果为生。每到农忙时节,她会把儿子送到当地的免费儿童照护中心。

  照护中心距离埃雷拉家不远,教室里贴满了孩子们的绘画和手工作品,教室外则是一片宽敞的绿地,供孩子们进行户外运动和学习自然知识。照护中心为不同年龄段孩子设计了多种课程,还安排了开发智力的游戏和有益身心的体育运动。“照护中心帮了我很大的忙,孩子在这里得到很好的照料,有更多机会与其他小朋友共同学习和游戏。”埃雷拉说。

  圣卢西亚镇的照护中心由阿根廷蓝莓协会和图库曼蓝莓生产者协会共同发起成立,得到阿根廷劳工部、当地政府及公益组织的大力支持,每年农忙时节运行,为农民家庭1—4岁的幼儿提供托育服务。目前,包括圣卢西亚镇的照护中心在内,共有3家由阿根廷蓝莓协会发起的照护中心已经在运营中,另有1家在建。这些照护中心预计将惠及约500个农民家庭。

  阿根廷蓝莓协会相关工作人员表示,1—4岁是幼儿成长的关键阶段,照护中心项目希望尽最大努力为农民家庭的孩子提供照看和早教服务。为此,中心除了聘请有资质的老师,还请来专业的营养师为孩子们制定膳食计划,培养他们良好的饮食习惯。

  图库曼蓝莓生产者协会主席埃斯特拉达指出,他们希望未来照护中心可以全年开放,并延长每天的运营时间,让这个空间满足农民们的需求,为农民家庭提供育儿支持。

  除了行业协会外,阿根廷政府也推出了一系列措施帮助家庭解决幼儿养育问题。在过去的10年中,阿根廷政府降低了义务学前教育的起始年龄,由原来的5岁降至4岁。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目前,阿根廷5岁幼儿接受义务教育已基本普及,4岁幼儿接受义务教育的覆盖率在过去10年中扩大到87%,幼儿入学率稳步提升。

  与此同时,阿根廷注重提升托育质量。近年来,阿根廷政府推出全国早教计划,通过多项举措,在提供照护、养育服务之外也注重对幼儿的启蒙教育和潜能的激发。政府分年龄段、按不同需求为早教中心教师职工、家长等提供免费公开的教学资料及视频等资源,指导其更好帮助幼儿情感、运动、营养健康等多方面的发展。政府还向儿童营养不良预防、康复和治疗中心提供技术和财政援助,以帮助0—5岁的婴幼儿及其家庭。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发布的报告同时指出,阿根廷幼儿托育发展仍存在区域不平衡问题,未来需要加强并扩大优质托育的覆盖范围。

 

  日 本

  推动夫妻双方共同分担育儿和家务工作

  本报记者 岳林炜

  每年4月1日是日本新年度开始的日子,不少新的法律法规从这一天开始实施。今年,鼓励职场男性承担更多养育责任的《育儿护理休假法修正案》从4月开始施行,引起日本社会广泛关注和讨论。

  该修正案规定,从今年10月开始,日本“育儿休假制度”将迎来新规:除原有的育儿休假以外,新设“爸爸产假”。家中有孩子出生时,男性员工可以在孩子出生满8周前休生产假4周,生产假并不影响男性此后再休育儿假。另外,从明年4月开始,员工超过1000人的企业必须每年向社会公布本企业育儿休假制度的执行情况。

  长期以来,日本家庭中育儿的责任更多落在妻子身上。随着少子化趋势加剧,日本总人口进入净减少阶段,养老、医疗等社会保障制度面临无法维系的危机,通过改善生育和养育环境提高人口出生率,以及促进女性生育后持续就业已成日本社会的当务之急。日本自1995年开始实施《育儿护理休假法》,规定有稳定工作的夫妻双方在孩子满1周岁前,均能休育儿假。

  在不断修改完善相关法律法规的同时,2010年,日本厚生劳动省还发起“超级奶爸”项目,旨在推动夫妻双方共同分担育儿和家务工作,以此提升女性的生育意愿并支持其生产后继续就业。

  该项目除了向公众普及男性育儿休假的日常知识外,还为他们提供休假攻略、办事指南,在该项目的官网可以直接下载育儿休假请假单。网站定期评选“奶爸之星”,分享他们休假育儿以及回归职场的成功经验。另外,为了调动雇主方支持员工休育儿假的积极性,该网站鼓励他们发表“奶爸老板”“奶爸企业”宣言,并给他们提供展示空间,助力企业践行社会责任。

  37岁的常松幸司在日本大型房地产公司做设计工作,是两个儿子的父亲。他回忆说,2016年大儿子出生时,自己完全不知道“育儿休假制度”,周围几乎没有男同事休育儿假。到了2019年小儿子出生时,他感觉到周遭育儿氛围的变化。“我告诉上司妻子怀孕的事情后,他主动问我希望什么时候休育儿假。”常松幸司说,这几年,周围休育儿假的同事多了起来,在保育园也经常能看到“奶爸”接送孩子。

  根据日本厚生劳动省的“雇用均等基本调查”数据显示,日本男性员工休育儿假的比例从2012年的1.89%上升到2020年的12.65%。日本政府计划到2025年,将该比例继续提升至30%。

  为幼儿创造良好的养育环境是全社会的共同责任。除了鼓励男性承担更多育儿责任之外,日本还呼吁企业改革工作方式。《日本经济新闻》发表社论称,推进工作方式改革是提高育儿假休假比率、解决育儿难题的关键。该社论呼吁企业界应当重新审视业务流程、减少无用功,建立和扩大同事间共享业务信息的机制,同时以更积极灵活的姿态放宽对员工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的限制。

 

  法 国

  采取措施完善托育体系

  本报记者 刘玲玲

  最近,在法国团结行动者联合会全国代表大会上,法国总统马克龙宣布将对法国托育系统进行改革,通过增加托育所名额、提高护理人员补贴、加强教护人员培训等形式,从服务数量和质量方面进一步完善托育体系。

  法国作为欧洲生育率较高的国家,很早便形成了较为完善的托育体系,满足不同家庭的多样化需求。法国托育所可接收2个月至3岁的孩子,目前全国约有1.2万个托育所,其中以公立为主,约占70%,其余为协会性质或私营托育所,后者又可分为集体托育所、家庭式托育所、日间护理机构、家长—儿童中心等。

  法国邻居佩莱娜告诉记者,她为自己一岁半的女儿申请了小区附近的一所公立托育所。在她看来,法国的托育所管理规范、安全性高,免去了她重返职场的后顾之忧。“在进入托育所后,家长会收到一个‘新手父母指南’工具包。家长和托育所之间可以顺畅沟通,及时了解孩子的情况,这让我很放心。”佩莱娜说。

  法国家庭在幼儿养育方面会享受到政府不同类目的补贴。孩子出生后可获得一次性约950欧元的出生补助,此后每月还会获得约180欧元的基本补贴。公立托育所具体收费根据家庭收入、子女数量,约为每小时0.15欧元到3.72欧元不等。如果选择协会托育所、育儿保姆、社区看护等托育形式,法国国家家庭补助局将对幼儿家庭进行补贴,一般来说,收入越低、孩子越多,家庭所需支付金额越少。

  除了通过财政补贴来减轻家庭的养育成本,法国政府还采取诸多措施为家庭的生育和抚养提供支持。例如,去年7月开始,新生儿父亲的陪产假由11天延长至25天,再加上已有的孩子出生前3天的出生假,法国“奶爸”可以拥有28天的陪产假,有利于母亲产后回归工作。

  另一方面,社区和企业也在托育服务中扮演了重要角色。除了托育所,法国很多社区内还建立了早教和托育服务中心、全日制或半日制儿童活动中心,以及家庭入户护理教育机构等,为有需要的家庭提供更多选择。法国政府还通过税收优惠等方式鼓励企业开办托育所,为企业员工和附近社区的家庭提供便捷的托育服务。

  法国国家幼儿观察中心数据显示,2019年,法国3岁以下儿童接受托育服务的比例达到59.8%。如此高的入托比例,除了因为法国拥有数量众多的托育机构,也与机构的专业师资有关。一般而言,托育机构内的护理人员需要在相关专业毕业后再接受2—4年的培训,教师更是至少需要获得相关教育专业的大学文凭。“法国重视托育机构里幼儿护理和早教的融合,形成较为完善的体系,托育服务的整体质量较高。”法国市长协会幼儿教育首席专家伊丽莎白·莱捷表示。

  近年来,尤其是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法国托育机构也面临着供不应求、专业人员资质欠佳、行业吸引力下降等挑战,改革势在必行。法国《世界报》文章评论说,目前法国幼儿托育从业人员需求缺口约为20万,改革的优先事项是提高托育机构的接收能力、加强对护理人员的资质培训。“法国政府提出将加大资金投入和补贴力度,到2030年进一步提升专业人员资格水平,增强职业的吸引力。这不仅能为幼儿成长创造良好环境,也是维系家庭稳定、保障个人发展权益的必要行动。”莱捷说。


  《 人民日报 》( 2022年05月16日 17 版)


标签:

Copyright © 2016-2020 小木林(厦门)医疗器械进出口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0592—6513239